Saturday, August 23, 2014





















每次夢到你醒來總是悵然,
我不想深究內心裡糾結的是什麼,
用力把它拋棄,不敢回頭,
想像它會就此消失。

我想我需要時間,
讓莫名奇妙衍生的恐懼感消失。
又或者,把疑慮在彼此面前攤開,
會是一勞永逸的辦法?

奈何夢裡我們永遠沒有機會把話說清楚,
如同現實中的你我不斷為各自的前途奔忙,
再無餘力。

















滴答、滴答。
我想我正在慢慢衰老。
在不斷倒數的這場人生遊戲中,

或許我已經沒有足夠時間。


Post a Comment